每当考虑要编什么地毯图案的时候,阿富汗织工通常会倾向于他们最为熟悉的事物。1980年代,阿富汗的游击队(Mujahedeen)坚持反抗苏联入侵,部分当地织工就会避免使用花朵、水壶的图案,以此展现那时战火纷飞的艰难生活。

  坦克、直升飞机、手榴弹、火箭筒和卡拉什尼科夫的AK步枪开始渗透到这项百年传统手艺中,成为地毯上的背景元素或是特殊标志。“我最喜欢老式Beluch风格的地毯,”49岁的美国企业家凯文苏迪思(Kevin Sudeith)表示,“这种设计可以追溯到19世纪,地毯两端分别有两架直升机和两辆坦克。”

  1996年,苏迪思发现,某意大利建筑师的房子里铺着一块带有战争图案的地毯,便决定收集这种类型的地毯。不久后,他就在网上或是纽约跳蚤市场里跟各种人交易,每块战争地毯的价格为几百到几千美元不等。

  “911事件”后,他本以为这桩生意会难以为继。出乎意料的是,人们对阿富汗产生了新的兴趣,尤其是在展现世贸中心被撞毁的地毯到货之后。其中,某块地毯标题出现了拼写错误:“The teroris were nhe American”,在美国引发了诸多争议,因为标题似乎在暗示地毯制造商们共同庆祝“911事件”。

  越来越多的地毯上摇晃着F16战斗机、艾布拉姆斯坦克和波拉波拉岛(Bora Bora)的身影,图案上的苏军也被美军取代。苏迪思说,多数织工是生活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,不论以前在阿富汗从事什么工作,他们现在已经成为“一种受到控制的劳动力”。

  这可能就是战争地毯的阴暗面。尽管阿富汗织工往往是女性,西方的收藏家和交易商仅仅涉及中介处理,因此,很难核实这些地毯究竟是谁制作的,又是在何种情况下制作。例如,美国劳工部(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Labor)就曾把某些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地毯制造商列入涉嫌雇佣童工、强迫劳工的黑名单。苏迪思也从未跟大多数制作地毯的阿富汗家庭碰过面。“对于战争地毯的收集者而言,能和织工交流,倾听他们的故事与初衷会是绝佳的体验,”他承认,“目前为止,这是不可能的。”

  撤出喀布尔后,数以万计的阿富汗人被遣返,从而催生出地毯贸易的新变化。一方面,大多数产品跟着织工一起重归阿富汗。另一方面,在巴基斯坦编织的地毯变得更为罕见,也更有价值。苏迪思认为,这是地毯贸易最好的年代。

  最近他注意到,神秘的织工们一定程度上更精明了,而且更符合市场需求。“如果我要写一篇关于某类地毯的博客文章”,苏迪思说,“我就会写:8个月后,现代版手工地毯就会出现。”

  “做工无比精致的无人机战争地毯。2014年生产。使用植物染料、超优质羊毛。独特的时尚风格。”2014年12月,苏迪思在网上新发布了一套无人机主题的地毯,售价为几百美元。他表示,这是和巴基斯坦某个家庭协同作业(collaborative process)的结果,是根据市场上曾经出现过的产品设计的。

  美国的无人机还在巴基斯坦上空盘旋,这可能会成为战争地毯制作者与收藏家的热门话题。根据英国新闻调查局(Bureau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)2014年10月更新的数据,过去10年间,共有超过1000名巴基斯坦居民死于无人机袭击,大约有1/5是儿童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